产品搜索
产品系列
当前位置:首页 > 盈丰国际 >

央企国企成为信用债违约主角 或将倒逼“刚性兑付”

发布时间:2017-06-27 12:11
央企国企成为信用债违约主角 或将倒逼“刚性兑付”
信用债违约 倒逼“刚性兑付”

央企、国企成为信用债违约主角,最大的原因是信用债的发行门槛决定了,其发债主体本身就是央企、国企。央企、国企一旦违约,偿付难度要比民企大得多。

多位受访者认为,此轮部分债务风险将由市场埋单,包括债券在内的金融市场“刚性兑付”可能被打破,“区域性风险”也将被允许有序释放。

他是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证券公司债券交易员,从2014年开始,他历经多次信用债债券违约,前几次都在地方政府兜底后顺利兑付,然而今年的情况发生了变化。他在东北购买的一只国企信用债违约已近半年,仍未兑付。

信用债是指由政府之外的主体发行、约定了确定的本息偿付现金流的债券,包括企业债、公司债、短期融资券、中期票据、次级债等。

2016年以来,信用债违约进入一个高峰期。Wind数据显示,截至2016年8月12日,国内信用债市场已有41只债券违约,违约债券余额253.81亿元。从2014年至今,涉及违约的债券余额总共为385.01亿元。换句话说,2016年前八个月,信用债违约金额几乎是过去两年的2倍之多。

违约的41只信用债券中,20只来自央企和地方国企,违约债券余额164,盈丰国际.7亿元,占到了整体违约债券余额的65%。违约后,只有7只债券、37.1亿元足额兑付,比例仅占全部违约金额的15%。足额兑付的这7家企业中,只有川煤和中煤华昱两家国企。

为何央企、国企成为信用债违约的主角?其违约后,为何再难以足额兑付?

信用债为何违约

因为有些央企、国企过去一直扮演着“影子银行”的角色,在当前经济环境下,中小企业违约风险累积,最终牵连至央企、国企的债务违约。

Wind数据显示,目前发行的全部公司债共发行了5803只,其中接近一半为央企、国企债券,其余为民企、外资以及合资企业等;此外,发行金额共计37681.67亿,央企、国企总额为22650.5亿,占比60%。

央企、国企的资金流向,钟宁桦认为有两个去处,一是继续扩大产能,其中的一部分导致了当下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;二是国有企业大量参与“影子银行”,把从银行拿到的低成本资金转而贷给借不到钱的企业。

王豫刚认为,央企、国企债务违约的背后,是中小企业违约风险的传导。因为有些央企、国企过去一直扮演着“影子银行”的角色,在当前经济环境下,商业银行不良率攀升,中小企业违约风险累积,最终牵连至央企、国企的信用债违约。

此外,央企、国企一般都是特大型企业,很难被兼并。比如陷入7只债券连环违约的特钢企业也曾提出一个引入战略投资人的方案,但至今没能公布任何意向机构。“新的投资人首先要拿出钱来处理违约,或者为银行提供流动性进行担保,哪个钢铁企业愿意?”上述银行高管说。

债市分化

6月下旬至今,债券收益率下行行情可谓疯狂,特别是以10年以上超长端券种为代表。

尽管今年是信用债违约高峰年,但多位债券业内人士认为,目前超过250亿的信用债违约体量并不算大。

不过,下半年信用债违约的压力仍在持续增加。Wind数据显示,今年7-12月,将有2.72万亿元的公司信用类债券面临到期偿还或提前兑付,高于上半年的2.53万亿元。平安证券研报显示,7-12月到期的信用债数量为2610只,下半年或有40只债券违约,将涉及违约金额约259亿元,均超过上半年。

“中间相差6万亿资金缺口。”他说。

由于多数违约的信用债至今未能偿付,市场仍然弥漫着避险情绪,盈丰国际,进一步造成亟需资金的企业流动性枯竭。

债市正在分化。2016年6月以来,资金大量涌向利率债和超高评级信用债,使其收益率屡创新低。一位南海农商银行交易员公开撰文称,6月下旬至今,债券收益率下行行情可谓疯狂,特别是以10年以上超长端券种为代表,“洪荒之力”已不足以形容,简直是毫不讲理的“蛮荒之力”。

“市场在用脚投票。”苏芮说。前几天,他参与抢购城投债“16株国投”,但没能中标,只因为利率略微高于同类债券平均水平,该债券发行5小时即获超百倍认购,“和打新股一样疯狂,一般债券认购达到5倍已经算表现很好的了。”

打破“刚性兑付”?

央行近日公布的报告中,将此前延续了四年多的提法“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风险的底线”,改为了“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”。

中央与地方政府正在推出一系列举措,试图缓释债务违约的“堰塞湖”。

煤炭、钢铁行业是两大因产能过剩而债务违约频发的行业,7月22日,国资委网站公布,正在成立一家中央企业煤炭资产管理平台——国源煤炭资产管理有限公司。这家公司由中国国新、诚通集团、中煤集团以及神华集团出资组建,旨在配合落实中央企业化解煤炭过剩产能,推动优化整合涉煤中央企业煤炭资源。

《》援引一位接近国资委的消息人士称,国源类平台公司或将专注于处理产业类央企的不良资产。国资委计划用5年时间压减中央企业钢铁煤炭现有产能的15%左右,争取用2年时间压减现有产能的10%左右,“其他涉煤中央企业原则上退出煤炭行业”。

“之前大家比较担心过剩产能,但随着去产能逐步取得成效,煤炭等黑色产品价格回暖,预期被改善了。”苏芮说,“虽然没有那么快改善企业资产负债表,但债务游戏就是,滚得动就继续玩。”

在流动性方面,以山西为代表的地方政府正在帮助地方国企进行债务展期。如山西银行业将全面推广中长期专项贷款,支持山西省属的七大煤炭集团化解过剩产能,预计最晚到2016年9月底,山西七大省属煤企的银行贷款将全部重组为中长期专项贷款,涉及资金四千多亿元。

CDS是对债权人所拥有债权的一种保险:CDS卖家售出CDS,对相应的一份债权将来是否得以履约做出担保,作为买家的债权人就把债权违约的风险让渡给了CDS卖家。

有意思的是,央行近日公布的《2016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》中,将此前延续了四年多的提法“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风险的底线”,改为了“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”,删除了“区域性风险”。

“区域性风险”的提出背景是2011年温州中小企业流动性危机,当时银行产生大量不良资产,房价下跌以至腰斩。但最终温州基本通过银行埋单等市场化手段出清过剩产能,实现经济平稳过渡。

国泰君安研究所银行组撰写分析报告称:“目前中西部某些地区去产能进度不如预期,或因此促使央行适度提高对风险事件的容忍度,转为允许区域性风险有序释放。”

多位受访者认为,此轮部分债务风险将由市场埋单,包括债券在内的金融市场“刚性兑付”将可能被打破。

Copyright ©  2015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 盈丰国际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